首页 /  文化 /  入冬,饮茶就对了

入冬,饮茶就对了

昵茶网
发布时间:

不觉已是冬日,感受着空气中的寒意一天天深重起来,便格外渴望一杯茶的暖。

每每从寒风中走进屋来,看着一簇小小火苗在炉中摇曳,看着袅袅热气在空气中升腾,便觉岁月静好,幸福安稳。

想着与三五知己围炉而坐,小试新茶;也想着一个人与一盏茶相遇的时光,几许怡然,几许诗意。

如果说春日饮茶是为着一份拂过舌尖的鲜爽,那冬日饮茶便是向着浸透身心的温暖出发。

那样的茶褪去了一身轻薄,承载着岁月积淀的能量,给人更为深刻的慰藉:它是爷爷的旧时光,是与友人相见的欢喜,亦是一个人平凡生活里的小确幸……

记忆中,爷爷的茶杯中总是漂浮着绿色或黄褐色的叶子,像是一片茂盛的水下森林。

那时冬天,晨起第一件事便是揭开窗帘去看玻璃上的冰凌花,不知今日又生长出怎样的江山;此时,爷爷已经坐在小炉前,将火拨得旺旺的,煮着一壶热水。

有时候火苗会像蛇的信子一样窜出来,映着爷爷黝黑的布着皱纹的脸。

待水咕嘟咕嘟地跳起了舞,爷爷便从一个褪了色的茶叶盒子里,捻一撮来放到茶杯中,然后拎起水壶,由低到高拉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来,水便精确地注入到了杯子中。

杯中蜷着的茶叶像受到惊吓般,顺着水流的漩涡翻滚着。片刻功夫,又安静下来,舒展开来。

爷爷喜欢喝滚热的茶,送到嘴边,先长呼一口气,将浮在表面的叶子吹开,就势喝上一小口,且每次都要“啧”叹一声,似是多么美妙的享受。

我拿过杯子,好奇地盯着水里的叶子瞧,杯中的光影随着叶子的漂浮变幻着,恍恍惚惚觉得自己也成了其中一枚……

忍不住捧起抿了一口,苦涩的味道瞬时在口腔中蔓延开,不禁连连吐起舌头:这么苦,有什么好喝的?爷爷哈哈大笑起来:你现在还喝不出,苦完了才有甜呢。

有时爷爷的老伙计们来串门,他总会笑眯眯地给大家沏上一杯热茶。

握一杯茶在手中,寒意褪去,大家的话匣子就都打开了。

我倚在爷爷边上,听他们兴致勃勃地聊国家大事、家长里短,看茶水添了一波又一波。

有时候话头停下来,大家似乎都陷入了遥远的思绪里。

我是喜欢这样的宁静时刻的,能听到外面风声呼呼,这一方天地岁月却温暖而安宁……

多年后读到一句诗,“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”,脑海中便浮现出爷爷与老友们围炉饮茶、神采飞扬的场景。

我想对于他们来说,茶本身的滋味如何并不重要。

更为紧要的是人生况味与茶滋味的叠加,那是独属于他们的默契与密码。一杯茶沏好,就像是吹响了无声的号角,此刻,他们不是爷爷,不是丈夫,而只是一群快乐的“老顽童”啊。

爷爷依旧爱喝浓茶,只是许多老友已经去了,多数时候,是他一人煮着,饮着。

那茶的滋味里,大约又多了一种叫做回忆的东西吧。

朋友来访,带来珍藏的茉莉白茶。

揭开茶盒,袅袅娜娜的茉莉香包裹着淡雅茶香溢出来,在鼻尖萦绕着。

心里头已生起了小小的雀跃,像是站在冬日寂寥的旷野上,迎来了一只飞鸟,看到了一朵花苞。

朋友爱茶,也习茶,却从无诸多繁琐讲究。

用她的话来说:喝茶嘛,不过是悦人悦己的事,若总想着诸多条条框框,还有什么趣味?

于是随取一套茶具,煮水,洗器,取茶,冲泡,分杯。

行云流水操作一番,一杯黄澄透亮的茶汤已经摆在了我的面前。袅袅热气升腾着,是让人想要亲近的温暖。

握在手里,凑近鼻端,清幽的茶香像山间小鹿一样灵动。

品一口,又如山泉水一般清润,入喉有淡淡的甘,竟也是会让人喝到上瘾的。

取一支幽兰香点上,口中的美意与鼻尖的惊喜纷至沓来,心底里都涌流着欢喜。

越长大越了然,这样的时光是不可多得的。

岁月大浪淘沙,身边人来来去去,能一起说话的朋友便似硕果仅存;一城之中的相聚已是难得,更何况千里之外。

是入冬未深的夜。不知何时,窗外响起了有一嗒没一嗒的雨声,竟莫名契合着我们聊天的节奏,相视一笑,无须多言。

“醉乡路、成佳境。恰如灯下故人,万里归来对影。”茶不似酒,却可醉人。

尘封在茶叶中的味道,似友情,在彼此的分享中,愈见香浓。

那年冬天,因故在成都逗留几日。一个人走在街头,许多未完成的事千头万绪涌过来,剪不断、理还乱之际,恰遇到一个茶馆,便走了进去。

煮上了一壶红茶。小小的火苗跳跃着,映得玻璃壶中的红色茶汤格外清透漂亮。水慢慢地沸腾起来,咕噜噜地翻滚着,绵密的茶香也在空气中飘散开来。

就这么看着火的跳跃与水的翻滚,心中的焦躁好像也随着热气被蒸腾掉了,心境慢慢地平复下来。

这时,不知谁喊了一声:快看啊,下雪了~侧头望向窗外,零零碎碎的雪花漫天里飞舞着,像是野孩子一样无拘无束。

不觉就笑了起来:美好的事那么多,何必囿于一己天地,庸人自扰呢?

心里头念着那一句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可真是一份浪漫又深情的邀约。

小时候还会纠结那位叫刘十九的朋友到底有没有来,此刻突然明了,来与不来其实并没那么重要,来了是相聚之欢,不来便是一人之乐。

等待本身就是一种美好,并不需要一个结局为它加码。

此时此刻,吾心安处,不过一盏茶。

后来便爱上了喝茶的日子。至于哪种茶,倒不必十分在意了。

心情欢悦时,会爱一朵玫瑰,看紫红色的花瓣在水中徐徐绽放,心中也像开了一朵花。

更多时候,我会煮上一壶普洱,细细看那些经岁月发酵的叶子如何一点点渲染出满壶的红,美得让人惊艳。

一次次冲泡,一次次散发,愈好的茶,愈有源源不断的能量。我是爱这样的醇厚朴实的,如静水流深,可收容安抚所有的浮躁。

在那些闲暇的冬日午后,煮一杯茶,捧一本书,写几行字,或者只是静静地发呆,都是好的。

匆忙的生活在一杯茶里变得舒缓而浪漫,心也因之获得一刻的自由与安宁。

听说雪已经在奔赴冬天的路上,对一盏热茶的渴盼便又浓郁了些。

“闲来松间坐,看煮松上雪”,古人喜欢以雪水煎茶,是冬天独一份的享受;今天至少还可赏雪品茗,心中自得一份诗意天地。

这个冬天,属于你的那杯茶,是什么呢?

文章来源:谁最中国

本文由昵茶网原创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,违者必究!

阅读全文
昵茶网合作伙伴
搜索

小叶AI机器人

快速学茶懂茶

经验 功效 存放 花茶 百科 商城
回顶